• “普世价值”就是世界上所有的人,不管是中东人,还是欧洲人,都应享受自由,平等,博爱。看着那些中东人受苦受难,您那么高兴?良心让狗吃了? 2019-06-08
  • 上合正在掀开崭新一页 2019-06-05
  • 说道要害处,才会歇斯底里! 2019-06-05
  • 新赛季CBA联赛常规赛分组正式公布 2019-06-02
  • 总书记考察烟台中集来福士都关心了啥? 2019-05-25
  • 先学别人后自己创造创新,先进口后出口等都是发展的必然。只有这“先”而没有那“后”就发展不了。 2019-05-25
  • 告别铃木,北汽昌河独担新公司重任,战略转型继续 2019-05-18
  • 一降价就消失救命药为何频遭“降价死” 2019-05-15
  • 太原设禁鸣路段 设备在测试中 2019-05-15
  • 正当盛年却突然辞世,多伦多全体警察为明星警犬致哀 2019-05-14
  • 【中国梦·践行者】亲身经历“失联”的等待 21岁CEO为留学生做“安保” 2019-05-13
  • 余世存:阅读经典不仅是消费,也是责任 2019-05-13
  • 财景故事:机电安装行业的“王牌”经理 2019-05-11
  • 微软谈新收购的工作室:绝不会限制其创作自由 2019-05-11
  • 国际足联开通中文官网 世界杯前夕示好中国球迷 2019-05-10
  • 您的位置 : 黑龙江十一选5走势图 > 小说库 > 灵异 > 阴情切切

    更新时间:2018-11-14 17:13:03

    阴情切切 已完结

    11选599%准杀号:阴情切切

    黑龙江十一选5走势图 www.z1e3.com 来源:掌中云作者:诱人的江山 分类:灵异 主角:姬梦岚蚩尤

    主角叫诱人的江山的小说叫《阴情切切》,是作者姬梦岚蚩尤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我被鬼压床做了一场春梦后,生活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男人总对我动手动脚,甚至还想……...展开

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孟鸿宣听不到我的脚步声,于是便停了下来,并且开始高声喊道:“姬小姐,你现在出来,我不会伤害你的,只要你答应替我保密不把这件事说出去。毕竟你上我车的时候肯定会有交通监控拍到,如果你失踪了我肯定拖不了干系,所以我也不想惹什么麻烦,至于打死那个人也是我的正当防卫,你也看到是他先企图杀我,我才还手的?!?/p>

    我心里冷笑,要是相信你的话我就成**了!

    孟鸿宣喊了几声之后看我实在是不露面,转身就向公路走去,一边走一边大声说:“姬小姐,我在车那里等你半个小时,你是跟我离开还是一个人待在这荒郊野外,自己考虑吧!”

    我静静的看着他走回到路边,又举起扳手在那男人头上砸了两下,随后把上衣脱下来擦了擦手上的血迹,开始拖着男人的腿向路边的野地拖去。

    接下里的半个小时里,孟鸿宣挖了一个坑,把那个男人的尸体扔进坑里埋上,然后把坑恢复原样做了伪装,这才慢悠悠的钻进了车里看了看手表之后朝我藏身的地方挥了挥手,随后发动车子扬长而去。

    见他车走远了之后我才从藏身地点出来,但我实在没勇气去看他埋尸的地方,于是快步沿着公路开始步行。

    “?!?/p>

   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,是信息提示音!

    我兴奋不已,赶紧掏出手机。

    然而令我感到惊奇的是,手机屏幕上依旧显示的是无服务状态,但却又显示接收到一条未读短信。

    “千万不要进服务区!”

    我打开短信,只有短短的八个字,并且没有显示号码。

    这八个字就像是一桶冷水兜头淋下,一阵莫名的寒意席卷全身。

    因为在我前边不远的地方,就是一个服务区!

    服务区发是一排平房,门口有个‘就餐住宿’的旧招牌,路边还放着两台老式的机械加油机,脏兮兮的一看就有年头了。

    在这排房子的前面是个小型的停车场,里面停着十几辆轿车。从车的款式上看都是一些老旧的车型,而且车上布满了灰尘,也不知道在这里停了多久。

    我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,心里马上生出了一个想法——给我发信息的这个人一定是用那种电视上说的‘伪基站’在附近给我发出的信息!

    一想到正有一个人,在黑暗中盯着我的一举一动,我的头皮就是一阵发麻,这人究竟要干什么?

    思忖良久之后,我收起手机,深吸了口气缓缓的向服务区走去。

    头顶的老式吊扇不死不活的转着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电力,吧台上的一个搪瓷杯里正冒着袅袅的水汽。

    我站在餐厅里小声的喊了好几句也没有人回应,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后厨。

    厨房里的案板上放着蔬菜,有切好的,也有没切的,洗菜池上方的水龙头里还一滴一滴的向下滴着水,就好像这里的厨师突然有事外出了一样。

    “有人在么?”我提高了些许音量,弱弱的问了一句。

    然而回答我的仍旧只有那滴滴答答的水声。

    再确定没人之后,我返回了吧台,却意外的发现吧台上摆着一部老式的台式座机电话。这个发现让我喜出望外,于是马上跑过去拿起电话开始拨打110。

    更令我感到兴奋的是响了几声之后电话竟然接通了!

    一个的女声从话筒中传出——“请问——你找谁?”

    女人的声音中明显带着疑惑,仿佛不太相信我会打这个号码。

    我愣了一下,报警电话的接线员怎么会问出你找谁这样的话来?

    “是警察局么?我要报警?!?/p>

    我说完之后,那女人沉默了几秒钟,紧接着她竟然急促的喊了起来“快跑!离开餐厅!”

    我听得头皮发炸,一把扔掉了电话,话筒连带着电话机一起摔落在地上,四分五裂。

  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这女人是谁?她怎么知道我在这?

    就在我考虑要不要马上离开这里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,一抬头便看到一辆轿车驶进了外面的停车场。

    黑色宾利车,真的是冤家路窄,是孟鸿宣!

    我赶紧躲进了饭点的后厨,找了个橱柜躲了起来。

    随即我便听到了孟鸿宣推门而入的声音,接着又是一阵翻找东西的声音。我屛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如果被孟鸿宣发现了我,铁定会杀人灭口。

   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的心也提到到了嗓子眼,握着手机的手也举过了头顶,随时准备着在他打开柜门的时候给他来一下然后撒腿就跑。

    啪——

    脚步声在我藏身的柜子前面戛然而止,一声清脆的玻璃杯落地摔碎的声音响起,接着便传来一串急速离开的脚步声。孟鸿宣v

   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,但随即生出一个疑问——这个餐馆里除了我跟孟鸿宣之外还有别人?

    这样的想法让我心里莫名生出一丝安全感,随后我轻轻的把柜门推开一条细缝向外张望了一下,厨房里已经没有孟鸿宣的影子了。

    就当我推门而出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,前面的餐厅里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。

    糟糕,一定是孟鸿宣在伤害那个刚才打碎玻璃杯的人!

    我来不及犹豫,几步就从厨房跑到了餐厅。

    果然,孟鸿宣正背对着我跟一个娇小白色的人影纠缠在一起——他从后面死死搂住那个白色人影的脖子,而那白色人影挣扎的幅度正越来越小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休克。

    是她?我马上就认出了这个白色的人影,就是那个在马路中央对我们挥手的女人!

    但随即我又产生了怀疑,从她拦车的地方到这里,我们至少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车,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到了这里?并且,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餐馆?她究竟想要做什么?

    然而现在已经没时间让我思考这些事情,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,她随时可能被孟鸿宣杀死。

    我跑回后厨,随手在离我最近的灶台上拿了一口平底锅,蹑手蹑脚的走到孟鸿宣身后,抡起来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。

    孟鸿宣猝不及防,身体晃了一下,他怀里的白色人影乘机挣脱,快步向门口跑去。

    当孟鸿宣转过头来的时候,我才知道影视剧里都是骗人的,这平底锅的杀伤力根本没那么大,我刚才用尽全力的那一下只是打破了他的头,并没有把他砸晕过去。

    “那个,不好意思啊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我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。

    孟鸿宣抹了一把脸上的血,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抹邪笑,向我走了过来。

    我下意识的抡起平底锅再一次砸在了他的头上,而他显然没想到我还敢再次打他,还没来得及露出惊讶的表情,我已经连续在他头上砸了四五下。

    连续几下的打击让他的身体不停的摇晃起来,而我也抓住了这个机会,扔掉平底锅跑出了餐馆。

    跑出餐馆之后我四下看了一眼,除了门口那盏昏暗的灯,四下里一片黑暗,那女人不知道又跑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    我快步钻进了孟鸿宣的车里,并迅速启动了车子向公路驶去。

    从后视镜里看孟鸿宣正发足狂奔追了上来,我把手伸出窗外,给了他一根秀气的中指。然后一脚油门踩到底,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蹿上了公路。

    驶上了公路之后,我总算是松了口气。心想这应该不是鬼打墙,如果是鬼打墙的话根本就不会出现这家饭店。但如果不是鬼打墙,为什么我总是走不出这条公路?

    乱七八糟的想法一时间纷纷涌进了大脑,弄的我一点头绪也理不出来。

   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沿着公路行驶着,直到我发现在离我不远的前方又出现了一家路边餐厅。

    可到了近前我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了,同样老旧的招牌,同样的破旧加油机,同样的停车??!

    一股寒意从背后直袭脑门,我又转回来了?这是一条环形路吗?

    猜你喜欢

    1. 玄幻小说
    2. 武侠小说
    3. 科幻小说
    4. 豪门小说

   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200

  • “普世价值”就是世界上所有的人,不管是中东人,还是欧洲人,都应享受自由,平等,博爱。看着那些中东人受苦受难,您那么高兴?良心让狗吃了? 2019-06-08
  • 上合正在掀开崭新一页 2019-06-05
  • 说道要害处,才会歇斯底里! 2019-06-05
  • 新赛季CBA联赛常规赛分组正式公布 2019-06-02
  • 总书记考察烟台中集来福士都关心了啥? 2019-05-25
  • 先学别人后自己创造创新,先进口后出口等都是发展的必然。只有这“先”而没有那“后”就发展不了。 2019-05-25
  • 告别铃木,北汽昌河独担新公司重任,战略转型继续 2019-05-18
  • 一降价就消失救命药为何频遭“降价死” 2019-05-15
  • 太原设禁鸣路段 设备在测试中 2019-05-15
  • 正当盛年却突然辞世,多伦多全体警察为明星警犬致哀 2019-05-14
  • 【中国梦·践行者】亲身经历“失联”的等待 21岁CEO为留学生做“安保” 2019-05-13
  • 余世存:阅读经典不仅是消费,也是责任 2019-05-13
  • 财景故事:机电安装行业的“王牌”经理 2019-05-11
  • 微软谈新收购的工作室:绝不会限制其创作自由 2019-05-11
  • 国际足联开通中文官网 世界杯前夕示好中国球迷 2019-05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