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新字第00066号) 2018-11-26
  • 暴雨预报有多难? 专家为您来解密 2018-11-26
  • 您的位置 : 黑龙江十一选5走势图 > 小说库 > 仙侠 > 仙武道纪

    更新时间:2018-11-10 10:32:48

    仙武道纪 连载中

   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:仙武道纪

    黑龙江十一选5走势图 www.z1e3.com 来源:西瓜书城作者:饕餮居士 分类:仙侠 主角:白崖临七姑

    甜宠新书《仙武道纪》由白崖临七姑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饕餮居士,书中主要讲述了:执古之道,以御今之有,能知古始,是谓道纪。 春秋、战国、百家说;正邪、佛道、妖魔传; 江湖、庙堂、风满天;仙宗、武门、狠人行。...展开

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第三章屠狗

    “难道真要在这个世界生活一辈子吗?”干完一天的活,白崖终于有时间躺在床上想心事了。

    这些天来,他想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的过程。

    “既然我知道是怎么穿越过来的,那就能穿越回去!”

    白崖习惯了现代生活,他实在不愿意在一个没有电视,没有网络、没有各种娱乐消遣的世界生活。

    “不过,为什么会没有穿越前的记忆呢?是碰到了时空传送门,还是其他什么东西?”想到这里,白崖苦恼地抓了抓头发。

    “那对中原来的叔侄提到过空间界膜和仙魔位镜,莫非那就是一种异界传送门?既然连商人都知道这种信息,我应该也能找到!只是看他们小心谨慎的模样,那东西可能只有权贵能使用……”

    白崖觉得有必要在这个世界得到一定的权势地位,那样才能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,去找到反向穿越的时空门。

    可他以前读的是二流大学,而且是营销专业。既不会吟诗作对,也不会造枪造炮。这个世界的历史又跟地球世界不同,他成不了先知。

    细想下来,好像除了一门剔骨刀法,小说里穿越者的优势,他一样都没有。

    这样的情况下再想当官……可真难倒他了!

    “如果不能当官做皇帝……那我就修炼一身好武功,方便天南地北的闯荡,哪怕找不到时空门,也能逍遥自在?!卑籽伦猿暗乜嘈Φ?,“那两叔侄不是还提到过什么仙武宗门吗?学好武功,说不定还能当神仙呢!”

    做出决定后,白崖心里少了些许烦躁,这几天来头一次睡了个安稳觉。

    只是第二天刚一睁开眼睛,他就吓了一跳,一张瞪大了美目的俏脸正在眼前俯视着他。

    “砰~~哎哟!”下意识蹦起来的白崖,跟床前的临七姑撞了个正着,两人都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脑门。

    白崖前几天就已经发现一点,可能是灵魂附体的关系,他的身体几无痛觉,率先反应过来后,顿时撒开脚丫子就跑。

    “你个小楞棒,找死??!一觉睡到大中午不说,还敢撞老娘!你给我站住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    这母老虎急了,真会吃人!

    在客栈被临七姑和瘸腿三教育了好多次,白崖发现犯错的时候,最好就是跑到厨房,躲烧火丫头小馨的背后。那样隔着讨喜的小丫头,那两人最后都不得不放弃教他做人。

    不过,今天有些不一样。

    白崖一溜烟跑进厨房,居然没发现小丫头的身影,反而看到瘸腿三阴着一张老脸,正斜眼瞄着他,这是三爷表示自己现在很不爽的典型神情。

    顾临客栈本来就只有六个人,现在大中午时间正忙活。既然白崖早上没起来帮忙,他的活就只能由瘸腿三和小馨分担了,老东西的心情能爽快就奇怪了。

    “不好,这回是前有老狼后有雌虎!”看到三爷的手摸向熟悉的烧火棍,白崖唯一能动的嘴角抽了抽,扭头就朝客栈大堂跑去。

    “哈哈哈,看啊,小楞棒又要跑路了!”

    大堂的苏氏兄弟,包括一大半熟客在内,看到白崖火烧**似的跑出客栈大门,熟练地在后面吹口哨拍大腿,笑得前仰后翻。

    这种场景他们已经司空见惯,都快成为客栈不用付费的日常表演节目了。

    “你个死楞棒,你带种就别回来,敢回来,老娘就给你收尸!”临七姑提着一根都快掉光毛的鸡毛掸子冲到门口,抬手就朝远处的白崖丢出一个香囊一样的东西。

    远处飞奔着的白崖耳朵一抖,本能地回身一抓,便将香囊抓到了手里。

    扯开囊口,他发现里面果然有一大把的铜钱。

    别看顾临客栈的众人总叫他楞棒,时不时又打又骂。其实白崖通过白姓少年的记忆,知道包括临七姑和瘸腿三在内,大家都对傻儿很好。

    客栈缺人手帮忙,却依然任由他睡到大中午,临七姑刚才肯定是放不下心来探望他了。

    何况,这具身体能长成现在这么壮实,也可见平时没有亏待他??驼幻刻焓O吕吹娜馐?,就差不多都进了他的肚子。

    临七姑嘴上骂得凶,刚刚却又给他丢来钱囊,这是让他回来时,带一点店里缺少的油盐酱醋,找借口放过他。

    这些事情都是白崖在七天里搞明白的,自从知道客栈众人都有些小秘密以后,他就彻底检查过傻儿的记忆。

    因为这个,他总是处于发呆状态,很符合傻儿平时的形象,让他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馅。

    ……

    白崖胡思乱想地在集里闲逛,忽然间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喧哗。

    秉着热闹不看王八蛋的优良作风,白崖笼起手,缩着脖子加快了脚步。在南面的街口,一帮头皮刮得发青的混混正围成半圈嬉笑唾骂。

    这帮穿着破袄,腰间大多插着剔骨尖刀和手斧的混混,白崖多多少少都在客栈的大堂里见过。

    他听酒客们说过,这些混混跟普通混混不同,其实都是马贼放在石羊集的探子,属于地位很低的外围份子。

    石羊集经常有马贼出没,他们也是除商队外,在石羊集消费最大的群体。

    在傻儿的记忆里,塞北马匪成分复杂,他们有些是积年老匪,世代以马贼为职业?;褂胁糠钟文撩?,以及犯了事的罪犯,他们没办法再回秦地,只好落草为寇。

    此外,有些实力比较强的马贼,还合股在石羊集开了些铺子。

    比如:石羊集所有的骡马铺、当铺、赌档、砖窑就是他们开的。一些遭劫的商队走进石羊集,有时候甚至能在骡马铺、当铺看见自己刚刚被抢走的大牲口和财物。

    这些混混不如真正的马贼厉害,但也比常规意义上的混混凶残多了,谁要惹恼了他们就必定见血。

    不过,石羊集的人大多不会去招惹他们,而他们也不会对熟面孔动手,省得遭到众人排斥。像这样围着圈子,肯定是在玩弄某个孤身进入石羊集的生面孔。

    这些人当中有一个领头的真马贼,混混们平时受头领指使,对外来者进行试探勒索。除非外来者有瘸腿三、临七姑这样的本事或者人数众多,否则,就是不反抗也会被胖揍一顿,取走身上的财物。

    白崖靠近一些就看到了混混围成的圈子中央,露出了一颗崭亮的大光头。跟混混们刮得发青的头皮不一样,这颗光头简直亮得跟大灯泡似的,上面还带着六个小白点。

    “戒疤……是和尚!那些混混现在连和尚都不肯放过了吗?”

    石羊集这种地方基本看不见和尚,这让白崖好奇心大起,绕开混混们堵着的路口,朝圈子里面看去。

    他几乎只看了一眼,瞳孔就是一缩,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,朝那边走去。

    混混围成弧形的圈子里,一个身材高大结实的中年和尚,正垂首顺目,单手竖掌挡在混混和另一个小身影之间。

    大和尚面色紫檀,方头大耳,穿着一袭粪扫衣,背着一个小包袱,右手提着一根长棍,脚上打着绑腿,是一位游方僧人。

    只是白崖此时的视线全然不在混混,还有游方僧身上,反而死死地盯住了那个摔倒在地的小身影。那是今天一直都没看见的烧火丫头小馨,在她身前还有一个倾倒了一地的食盒。

    刹那间,白崖突然醒悟到小丫头为何会出现在此地。

    作为石羊集唯一的客栈,再加上人手不足,顾临客栈一般不会送菜上门。但有一个地方例外,那就是一个叫花楼的妓院。

    花楼的姑娘很少走出妓院,饭菜都是楼里自己做。但也有些时候,姑娘们会因为各种原因错过用餐,于是就只好叫小厮去外面买,或者让顾临客栈直接送去。

    平时这种事情,一般都是傻儿来做。但白崖今天起床晚了,小丫头可能是为了让他多睡一会,所以就以身相代。

    然而,小馨从进店开始,一直就被客栈众人藏在厨房,毫无存在感。整个石羊集都没几个人见过她,这帮经?;蝗说穆碓籼阶油膊蝗鲜端?,半途撞上了,自然就会拿她找乐子。

    不知为何,平日里小丫头张开双臂,倔强地仰着脸,用小身板替白崖挡下临七姑和瘸腿三的情景,再次一幕幕浮现在白崖眼前。

    “死丫头,你的运气总是这么差!凭什么我一犯错,你就要来背锅!你的命是那个傻儿救的,跟我没关系??!”

    突然之间,白崖只觉得嗓子仿佛被一块大石头给噎住了,浑身充斥着一股麻痒到难以忍受的热流。

    或许是烧火丫头对傻儿的脚步声太熟悉了,她若有所感地抬起头,朝旁边正在走来的白崖看去。见到熟悉的身影,小丫头一直冷漠而平静的表情终于变了变,大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焦急,拨浪鼓似的朝他晃着小脑袋。

    “摇个屁头,我是楞棒,看不懂好不好!”

    白崖忽然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感觉诧异的动作,他学着记忆里的傻儿那样歪着头,唯一能动的嘴角大大地咧起,朝小馨露出了一个外人看似全然痴呆的傻笑。

    小丑一样的笑容,搭配上两颗烈日下闪闪发亮的门牙,让他看起来傻气极了,完全让人忽略了瞳孔中慢慢燃起的两点炽烈火星。

    白崖需要极大努力才能露出的傻笑,不仅没有像平时那样逗笑小丫头,她反而扁扁了嘴,明亮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水雾。不知何时滚下脸颊的泪水,将满是炉灰的小脸冲刷出了两道雪白痕迹。

    “嘿,这不是顾临客栈的小楞棒吗?”小丫头的奇怪反应引起了混混们的注意,离白崖最近的一个混混皮笑肉不笑地朝他晃来。

    “兄弟们,你们瞧??!今天可真有意思,一个吃斋念佛的大和尚,一个脑子烧坏了的楞棒,居然都对一个瘦不拉几的黑丫头动了春心!”

    “哈哈哈!”放浪不羁的话语引得周围的混混们发出各种怪叫,互相挤眉弄眼。

    “得,小楞棒,今天爷心情好,要不待会带你一起去花楼听个小曲,玩……”

    “嚓~”站在白崖面前的混混话未说完,就看见眼前闪过一道刺目的白光,然后感觉自己轻飘飘地升上了半空,周围的景物像是走马换灯一般在眼前旋转。

    “噗~”冲天而起的鲜血如同暴雨般浇了白崖满头满脸,无头的尸身手舞足蹈地转了一圈,仆倒在他脚下。

    混混们放肆的笑声戛然而止,好像一群聒噪的鸭子被人突然捏住了脖颈,愣愣地看着血泊中的无头尸首。

    剁骨刀垂在白崖身侧,紧贴着裤腿,血珠沿着刀锋缓缓滴下,渗进了土路上的黄沙。

    他依然偏头看着小丫头,浓稠而滚烫的污血将脸上的傻笑,衬托得格外诡异,只有瞳孔中那两点火星却燃烧得越发炽烈。

    PS:看完了,别忘记收藏推荐票哦!

    猜你喜欢

    1. 豪门小说
    2. 现代小说
    3. 悬疑小说
    4. 虐恋小说

   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200

  •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新字第00066号) 2018-11-26
  • 暴雨预报有多难? 专家为您来解密 2018-11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