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新字第00066号) 2018-11-26
  • 暴雨预报有多难? 专家为您来解密 2018-11-26
  • 您的位置 : 黑龙江十一选5走势图 > 小说库 > 言情 > 新婚旧情人

    更新时间:2018-10-20 10:02:29

    新婚旧情人 已完结

    黑龙江十一选五360开奖:新婚旧情人

    黑龙江十一选5走势图 www.z1e3.com 来源:欢看小说作者:格格巫 分类:言情 主角:叶子音司徒一鸣

    主人公叫格格巫的书名叫《新婚旧情人》,它的作者是叶子音司徒一鸣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她在新婚第一天,被丈夫带到一个女人的墓前,下跪认错……...展开

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“啪——”,刚一挣脱司徒一鸣的禁锢,叶子音就恨恨将巴掌甩在脸上。司徒一鸣的脸被打得一偏。

    “你敢打我!”他霎时就火了,一把拽住她还未来得及放下的手臂,暴怒道?!澳憔谷桓叶执蛭?!”赤红着一双眼瞪着叶子音,像一只被激怒的豹子。随时会将人扑到撕碎。

    然而当激烈的目光对上倔强的眼神时。司徒一鸣脑中的一根弦“嘣”地一声,断裂了。他猛地将她的手臂摁在椅背上,另一只手使劲将椅侧的扳手往身侧一拉?!鞍 币蹲右艏饨幸簧?,随着椅子一起仰倒。

    突来的惊吓心魂未定,司徒一鸣已经翻身压上。捉住另一只手一起紧紧扣过头顶。

    “司徒一鸣你敢!”叶子音红着眼低呵。她仰面被摁在椅子上,挣扎许久却不能撼动分毫,胸口开始剧烈起伏。

    司徒一鸣冷笑一声。一把捏住她的下巴。恨声道:“我有什么不敢!”话音未落。动作狠烈,叶子音心头一震。猛地挣扎起来。但那双有力的大手摁得紧紧的,她只能贴着座椅小幅的扭动??咕芷鸩涣硕啻笞饔?,束缚很快被解开。

    叶子音又怒又急,却无计可施。

    白皙柔软的肌肤在深色布料的映衬下。让司徒一鸣的目光一下变得有些疯狂,恨意的眼神交织着许多炽热。

    一刹那的痛感让叶子音忍不住弯起了腰,一张小脸唰地惨白惨白。这个*!她死死咬住下唇,硬生生将所有痛楚生吞入腹,一股暖流慢慢顺着曲线流向身下皮椅,上面的人分明感受到了,却仍将仇恨扩大……

    有什么从眼眶跌出,顺着脸颊滑落,叶子音怔怔地看着头上得车顶,声音沙哑:“这辈子,我都会恨你?!?/p>

    “你早该恨我,”司徒一鸣看着身下的女人,眼底深沉,“如果可以,我会让你恨我一辈子?!?/p>

    “你不必对我父亲耿耿于怀,”她异常平静,声音轻轻的,像是从遥远的云端那头飘来,“我会去证明不是他,如果真相不是我们的错,我要你跪下来……向我赔罪?!?/p>

    “等你能够证明他无罪了再说?!崩淠拇铀砩掀鹄?,摸出一根烟,“?!钡匾簧嘞?,点燃打火机,吸进一口又缓缓吐出,车内烟雾缭绕。

    叶子音挪了挪僵直地身体,微颤的指尖将腰间的扣子扣上,推门下车,再没有看司徒一鸣一眼。司徒一鸣扭头,视线透过车窗,看着女人僵硬地姿势慢慢走远,眼神晦暗不明,半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。

    “赵川,找两个人看着叶子音,看她这两天都在干什么?!?/p>

    “是?!钡缁澳峭反醇蚪嗟挠Υ?。

    半个小时后,回到别墅的司徒一鸣刚出浴室,床边的手机就震个不停,他接起电话。

    “老板,派出去悄悄跟着叶小姐的人回报说,叶小姐回到家后就没有出过门,不过在她家附近抓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,一逼供说是呈世的太子爷派来跟踪的?!闭源ㄈ缡祷惚ㄗ?。

    “廖易温,”他淡淡道,“下手还真快?!?/p>

    赵川想了想,问:“那现在怎么处理?”

    “将人扣着,派人立刻收购所有呈世公司在外的散股和内部高层抛出的股份,争取和最高持有人持平,拿到手后召开内部董事会,罢免廖易温的公司职位?!?/p>

    “是,老板?!闭源ò档卣ι?,自家老板雷霆手段,招惹了他还真是自己找罪。

    司徒一鸣靠在床边,眼眸深深。别以为我是在帮你,你只能由我来对付,他对自己说。

    第二天下午,司徒一鸣正在IB总裁办公室查看业绩报告,冷不丁兜里的手机又响了。

    “老板!叶小姐拦了一辆的士出门了,带着一个行李箱,看方向应该是去机场?!?/p>

    眼睛一眯:“她应该是出国找叶大成,目的地法国,派人买票跟上?;?,注意别让她发现了?!?/p>

    “是?!?/p>

    飞机上,叶子音神情冷滞,她脑中仍回忆着昨晚司徒一鸣在车上对她所做的一切,如果第一次的强迫让她的钦慕消失殆尽,那么第二次,她就只剩浓浓的恨和深深的倦??斓惆?,她闭着眼劝慰自己,快点找出真相,早日离婚,脱离苦海。

    飞机停在巴黎的夏尔·戴高乐国际机场,叶子音一下车就直奔订好的酒店,却被服务台告知她凌晨预定的房间在今早十点已被人取消,并且对方并不远透露更多有关取消房间者的事宜,叶子音皱眉,莫名其妙地离开酒店。

    司徒一鸣是不会做这种幼稚的事的,那么有谁会故意跟自己对着干呢?

    没有头绪,她只能转身去了最近的一家三星级酒店,定了房间拿了房卡,乘坐电梯上楼,到了房间门口,她掏出钥匙刷卡,“滴”的一声,门开了,正准备拎起行李进门,身后突然有一只大手伸来,将人一把推入门内。

    叶子音提着箱子被大力推得一个踉跄,愤怒转身,门口赫然站着一个高大男人——

    “哼,叶子音?”他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冷笑,“昨晚你给了老子一巴掌,今天是时候还回来了!”

    “是你?是你退了我的房间?”她皱眉,倒是没想过廖易温当真渣得如此彻底,瑕疵必报。

    “我不退了你的房间,怎么会在这里堵你?”他阴测测道,“三星级的酒店就是比较差,监控室随便就能混人进去,今天看还会有谁能来救你?”

    廖易温边说着边朝门里走,反手将门关上,一步步逼近。身高上的优势给人压迫感,让叶子音慢慢后退,脑中不断思考着自救的办法。

    大腿突然撞到桌角,她扫了一眼后果断将桌上的花瓶拂倒,“哗啦”一声,瓶内的水和鲜花倒了一桌面,水淅淅沥沥地沿着桌边往地上淌。她顺手抄起玻璃的花瓶拿在身前,眼神锐利地盯着面前男人,防止他轻举妄动。

    法国巴黎,父亲的出差地点和许楠的死亡之谜巧合地重叠在此处,她才不得不亲自找来,而此时她尚在蜜月期内,为了不让父亲多心,她没有惊动他只身前来,却未曾想过这里还有这么桩事儿在等她。

    她紧了紧手里的花瓶,心一横,就冲了上去,准备来一个出其不意,占取先机。

    然而廖易温似是早有准备,他轻轻一个侧身,一双有力的手猛地架住迎面而来的花瓶,嘴角勾出一个残忍的笑:“昨天是我大意,今天还会让你得逞吗?”说着狠手夺过花瓶,砰地一声砸在地上,眼神意味不明地盯着她,忽然开口道:

    “本来今天亲自一路跟着你来,是准备还你一掌,顺便打得你跪地求饶,但是现在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——对付你这样的女人,有什么比被压在身下更能侮辱你呢?”

    他说完便“嘿嘿”冷笑起来,在看到她冒火的双目后,更是转为放肆的大笑。

    廖易温边笑着,冷不丁猛地出手,一把将叶子音推倒在床上,脸朝下死死压住他,另一只手飞快去扯她的上衣。昨日的梦魇余悸还未褪尽,今天又要噩梦重演,叶子音简直发了疯地疯狂挣扎,她知道这里人生地不熟一切只能靠自己,便豁出去了死命挣脱。

    仿佛心里执念太强,激烈的抗拒有一下猛地成功挣开了,她脱兔般从床上跳下往门边跑,但是刚将门把手拧开,就被人拎着衣领大力扯了回去,衣领卡上她的脖子,忍不住“啊”地痛吟出声。

    “叫什么叫!现在叫还早!”仿佛她的挣扎唤醒了廖易温沉睡的恶趣味,他甚至有些兴奋地将她拖来摁倒在地,一边扒着她的衣物一边道:“看着这么瘦,没想到还挺有料的嘛嘿嘿嘿……”

    眼看叶子音的裤子就要被解开,她正绝望地不知如何是好,门“砰”的一声被人撞开,力道之大让地上两人均是一愣。

    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站在门口,看见地上的场景眼神一冷,二话不说上前揪起廖易温重重扔在一边地上,一双长腿毫不犹豫往上招呼,专挑腹部等脆弱地方下脚,廖易温整个人被吓蒙了,直到身上挨了几脚痛得他呼叫出声才反应过来:“你……你是谁……住手……”

    黑衣人没有接话,扳着张扑克脸更猛烈地朝他攻击,慢慢的廖易温瘫软在地,伤痕累累昏厥过去,再说不出一个字。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,叶子音正要起身询问和道谢,忽然看见黑衣男子眼底杀气毕露,继而抬起一只大脚,准确地对着廖易温脊柱某处,用力一踩。

    “啪——”地一声脆响。

    “啊啊啊?。。?!”惨叫声顿时惊破天际。



    猜你喜欢

    1. 校园小说
    2. 悬疑小说
    3. 幻想小说
    4. 仙侠小说

   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200

  •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新字第00066号) 2018-11-26
  • 暴雨预报有多难? 专家为您来解密 2018-11-26